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霹雳舞、电子竞技首次“入亚”! 杭州亚运会缘何变革

来源:杭州网

12月16日22时,浙江省电子竞技协会会长李庆和浙江省街舞运动协会(筹)负责人蒙长清,等来了期待已久的消息:

电子竞技和霹雳舞正式获准列入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。这是当天召开的亚奥理事会第39次全体代表大会决定的。

电子竞技和霹雳舞正式成为杭州2022年第19届亚运会竞赛项目。这也是两个运动项目首次加入亚运大家庭。

从街头巷尾走向国际舞台,从小众爱好升格为体育赛事,对于“圈内人”来说,这无疑是一条点燃朋友圈的“官宣”。而对于更多“局外者”来说,或许更多引发的是疑问——这两个看似在“玩”的项目,为何能“触电”亚运?

事实上,近年来,奥林匹克运动一直在顺应时代风向寻求变革。吸纳新兴体育运动加入亚奥家庭,正是吸引年轻群体关注的重要手段。电子竞技和霹雳舞加入杭州亚运会,彰显了亚奥理事会和国际奥委会拥抱年轻人、关注年轻人喜好的工作方向。

这两位新“选手”,将为杭州亚运会带来哪些看点?亚运的试水和变革,又将引发怎样的“蝴蝶效应”?

霹雳舞“跳”进亚运

专业街舞运动人才“求贤若渴”

以头、肩、背、膝为重心,迅速旋转、翻滚,如果你看过综艺节目《这!就是街舞》,对霹雳舞(Breaking)一定不会陌生。这是一项以个人风格为主的技巧性街舞舞种,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。

此次增设霹雳舞为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,是将它归属于“体育舞蹈”大项。从这个名字不难看出,霹雳舞是一项融体育与艺术为一体的运动。

蒙长清介绍,霹雳舞大量吸收了来源于Capoeira(巴西战舞)、体操、中国武术等不同体育及艺术形式的元素,动作基本可以分为摇滚步(Toprock)、排腿(Footwork)、大地板(Power-move)、定点(Freeze)和翻滚(Flip)五类。

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,全国各地的青少年就已经开始练习街舞,随着全民健身活动兴起,街舞作为健身运动进入了各大城市的健身中心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全省霹雳舞注册青少年运动员有近1.2万名,专业教练500-800名。

在杭州亚运会将霹雳舞请进“家门”之前,奥运会已向它敞开怀抱。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办的2018年夏季青奥会上,霹雳舞首次成为青奥项目;今年12月初,2024年巴黎奥运会“官宣”将霹雳舞列为正式竞赛项目。

这一新兴项目为何能加入亚奥家庭?缘由或许从巴黎奥组委主席埃斯坦盖的一席话中可见一斑。

据相关媒体报道,埃斯坦盖表示,吸纳霹雳舞符合时代发展潮流以及激励新观众、吸引年轻人的办赛原则,奥运会需要体现观赏性、文化性、参与性以及包容性。

“霹雳舞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契机,也与巴黎2024年奥运会希望呈现的内容不谋而合。我们希望举办一届独具创新、更接近年轻群体、更有都市气息、更能走向场外的奥运会”。埃斯坦盖说。

“这对于杭州、浙江乃至全国的专业街舞运动人才来说都是全新的起点。”得知消息后,蒙长清抑制不住激动。“从前小众的体育舞蹈形式,能够通过亚运会向世界展现风采,让更多人看到街舞积极健康向上的一面。”

当进军亚运的号角吹响,浙江省青少年街舞运动或将迎来井喷式发展。而在杭州亚运会上为国争金夺银的崭新目标,也让蒙长清感到“求贤若渴”。

“我们正在筹建省街舞运动协会,为国内霹雳舞运动培育更多人才储备,同时也将制定相应标准和规范,从亚运和奥运的高度开展行业规范管理,促进浙江霹雳舞项目走在全国前列,争取在杭州亚运会上为国争光。”蒙长清说。

电子竞技不是“打游戏”

行业管理体系亟待统一构建

和霹雳舞相比,电子竞技更为人耳熟能详。

此次电子竞技作为“智力项目”加入杭州亚运会。往前追溯,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,电子竞技成为表演项目,中国队获得了2金1银的好成绩。与此同时,国内多所高校增加“电竞专业”,让电子竞技作为新兴体育项目成功“出圈”。

李庆认为,电竞破圈“入亚”,和传统综合性体育运动对年轻人日渐式微的吸引力有关。“一方面传统赛事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在下降,另一方面电子竞技进入快速发展期,大众影响力持续上升,有利于传统体育赛事开辟新航向。”

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《中国电竞商业化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超过了1100亿元,同比增长接近20%,用户规模超过了4亿。

即便如此,在不少人脑海中,电子竞技仍然是和“打游戏”画上等号的。“事实上,我国对电竞的官方定义是‘利用高科技设备完成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’,因此电竞不是网络游戏,而是电子体育。”李庆说。

在李庆看来,电子竞技具备公平公正的奥林匹克竞技精神,竞技规则成熟,注重思维能力和团队精神,这是和电子游戏松散、娱乐、休闲化的本职区别。

李庆认为,目前国内电子竞技仍处于发展初创期和起步期,主流模式是游戏产品嫁接到体育赛事上,“但电竞外延远不止于此。”

在李庆看来,电子竞技具备了体育、科技、文化等多种产业属性,是文化传承理想的数字手段,已经成为全球年轻人的“通用语言”和“沟通桥梁”。

眼下,不仅传统体育项目是电竞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,随着科技发展,电竞还将囊括以VR、全息影像等技术为依托研发的模拟体育电竞项目、无人机、机器人等新兴项目。

《中国电竞商业化研究报告》预测,未来,电竞商业化快速发展将进一步推动电竞整体市场规模增长,预计在2021年将超过1600亿元,其中我国将成为全球最具商业价值的电子竞技市场。

当电子竞技迈入亚运大门,国内这一项目的发展还有哪些桎梏亟需打破?

李庆提出,一方面,国家有关部门要进一步完善我国官方电子竞技赛事体系,积极对接国际电子体育组织,推动我国电子竞技标准进入国际标准,从而提升我国在国际电子体育组织的话语权、影响力。

而着眼于国内,电竞行业目前人才缺口尚有50万人之多,现有从业人员整体素质也有待提高。“要进行核心技术人才、运营管理人才、传统体育向电子竞技跨界人才的培养,构建统一的行业管理体系,包括选型机制、选拔机制等,推动产业可持续发展、竞技水平持续提升。”李庆说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» 霹雳舞、电子竞技首次“入亚”! 杭州亚运会缘何变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