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“耗子尾汁”或成饮料品牌,商标抢注江湖不讲武德

原标题:“耗子尾汁”或成饮料品牌,商标抢注江湖不讲武德

实际上,不止“耗子尾汁”,一平台数据显示,“早安打工人”、“U1S1”、“真还传”等网络热梗均遭到多家公司抢注。

如果有一款饮料叫“耗子尾汁”,你会喝吗?

日前,“浑元形意太极掌门人”马保国成为了流量关注的焦点,他所说的“不讲武德”、“耗子尾汁(好自为之)”等言论也成为了中文网络社区最火爆的词汇。新京报记者发现,以“马保国”、“耗子尾汁”为名称的商标已经被人抢注,其中“耗子尾汁”还被多家公司申请了啤酒饮料类以及方便食品类的商标。

对此,商标代理人赵石告诉记者,在目前的规则下,抢注“耗子尾汁”并不违规,一些抢注商标的机构实质上和抢注网站一样,是把商标当做一种投资品,期待日后被大公司买下。但大部分注册商标的机构都是自用为主,一些大公司抢注商标则多为了日后业务发展提前布局某个领域。

更多的较知名公司会大批注册相关的商标名作为“护城河”,防止遭恶意抢注。比如此前海底捞告“河底捞”商标侵权败诉后,立即申请了“池底捞”、“渠底捞”、“上海底捞”、“海底捡”等商标。

网络热词抢注为商标?

专家:不违背规则即可

实际上,不止“耗子尾汁”,一平台数据显示,“早安打工人”、“U1S1”、“真还传”等网络热梗均遭到多家公司抢注。

例如,“马保国”商标已于6月19日被陕西赛丽尘商贸有限公司申请注册,“耗子尾汁”在11月11日至16日期间被不同的企业或个人注册了不同品类下的8个商标,“早安打工人”在10月21日至11月14日期间被注册了不同品类下的5个商标。

赵石告诉新京报记者,按照流程,注册商标需要向商标局申请并提供相应资料,“注册商标分全品类以及单个品类两种,单品类的话如果找商标代理人一般代理费在800元左右,自己官方注册需要270元左右,全品类的商标如果都申请下来则可能需要4万到5万元。”

记者发现,抢注网络热词商标的公司中,业务不同,抢注的商标品类也不同。如杭州营特食品有限公司申请了“早安打工人”方便食品类商标,而经营范围包括鞋批发零售的广州执品贸易有限公司申请了“早安打工人”服装鞋帽类商标。

但不同于“早安打工人”等没有单一“源头”的网络热词,“马保国”与“耗子尾汁”之所以成为热词,与“浑元形意太极掌门人”马保国本人在网络爆红息息相关,那么,抢注与其相关的商标是否合理?

对此,赵石表示这主要要从商标的显著性上看,“例如‘耗子尾汁’有没有人注册过,如果没有人注册过,名称也符合相关规则,在程序上没有规定别人不能注册,负责商标注册的人员也没有义务去核实注册人和马保国的关系,毕竟不是人人都关注网络热词。”

在他看来,抢注网络热词的公司在整体商标业务中占比不多。“大部分客户不做猎奇、特别出挑惹眼的商标申请,因为大部分企业的商标还是要贴合产品和服务,奇葩名字好记,博眼球的商标有可能带来知名度,但过于出挑的商标也有可能不会给消费者好的暗示,从而让消费者质疑,比如耗子尾汁如果真的注册成饮品,估计买的人会有不好的联想。”

不过,新京报记者查阅后发现,即便有可能带来不好联想,目前依然有5家企业申请了啤酒饮料类“耗子尾汁”商标,此外还有2家企业申请了方便食品类“耗子尾汁”商标。也许未来有一天,人们真的能喝上“耗子尾汁”牌的饮料。

有趣的是,马保国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“耗子尾汁也注册了?注册就注册吧,只要是对年轻人有所启发教育(就行)”。 

赵石告诉记者,可能遭到拒绝的商标名称主要包括两种:“最常见的拒绝是没有显著性,显著性是商标注册最核心的概念,即这个名词会不会和已有的商标发生误会,会不会和其他的商标发生混淆 ,如果会的话可能会遭到拒绝;第二就是触犯明确规定的,比如名称带有恶意字眼或有伤风化。 ”

“奇葩”商标的背后:

明星企业打造“商标池” 恶意抢注或遭扼制

除了“耗子尾汁”等热词,新京报记者发现近日六个核桃申请了“六个大脑”,“六个牧场”商标,万科申请“就是一根筋”商标,B站关联企业申请注册“呵呵呵”商标,特步申请“特不服”商标,拼多多申请“碰多多”、“碰碰多”商标……明星公司们何以频频申请这些类似的“奇葩”商标呢?

对此,赵石表示,明星企业大多会打造“商标池”,因为许多大公司并不知道自己未来的业务会做到哪里,因此提前布局,让自己的商标先行一步往往是明智之举。

如阿里巴巴在今年9月公布了“一号工程”犀牛智造工厂,而公开信息显示,其在2017年7月就注册了多条“悉牛”商标,涉及广告销售、科学仪器、办公用品、教育娱乐、运输贮藏等8个类别,并均成功注册,上述的8个类别已经足够阿里巴巴开展其可能的业务,而这一切都是在犀牛智造公开露面3年前申请的。

此外,提前布局商标还有可能防止品牌遭遇恶意抢注。此前,海底捞告“河底捞”商标侵权败诉后,立即申请了“池底捞”、“渠底捞”、“上海底捞”、“海底捡”等商标。其他如“大白兔”奶糖商标所有者还注册了大灰兔、大黑兔、大花兔等防御性商标。

“目前主要有两类恶意抢注商标的情况,一类是竞争对手或模仿者通过抢注商标蹭热度,比如大家都知道奔驰汽车,但如果有人抢注一个叫奔驰王的商标,就有可能构成恶意抢注;另一类是抢注不同品类的商标,例如奔驰是汽车品牌,但我申请了名叫奔驰的袜子品类商标,然后让人误以为是奔驰汽车公司生产的,这类商标有时能够通过申请,是因为品类不一样,但大公司为了维持自己品牌的调性,通常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。”赵石表示。

因此,不少明星公司都申请了不同品类或相似字眼的大量商标以构筑商标“护城河”,如“老干妈”就注册了大量防御性商标,除不同品类的“老干妈”外,还注册了“老干爹”、“老舅妈”等类似商标,总数大概有200个。

赵石认为,恶意注册的情况此后应会有所下降,“此前,由于与注册公司‘雇主’存在利益关系,且注册后自身不用担负太多责任,商标代理人有可能明知雇主恶意注册却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’,但《新著作权法》颁布后,对于恶意注册,商标代理人今后也有可能因触犯职业规范、违背职业操守担责,因此类似情况可能会有所下降。目前,对商标结果有异议的企业可以去商评委寻求救济途径。”

新京报记者 罗亦丹 

责任编辑:郑亚鹏 SN238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九州体育bet_点击进入 » “耗子尾汁”或成饮料品牌,商标抢注江湖不讲武德